首页  最新要闻
整理行囊 整理记忆——心理中心邀请毕业生分享“最想带走的记忆”

发布时间: 2020-07-20      访问次数: 10

 今天仅有的意义位于昨天明天中间,就像一座桥,连接了过去和将来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-----荣格

 

 

熙熙攘攘的人群里,有一批正在打包行李的毕业生,他们即将离开大学的校门,踏入未知的将来。毕业,对他们来说,是人生最特别的时刻,充满了对过去的留恋,也充满了对未来的期许;告别了成年早期的探索,将要真正独立面对自己的人生。

在这个特别时刻,毕业生最需要的是什么?也许是对过去的回忆,也许是面对未来的力量、勇气和信心。为了给毕业生最有力的支持,河海大学心理中心专职老师们热情讨论之下,推出了毕业季特别活动——“回忆成河,青春入海,你最想带走的记忆是什么”。通过邀请毕业生整理大学的记忆,帮助毕业生从宝贵的大学生涯中提取最有价值的记忆,深度连接自己的过去和未来。河海大学心理中心老师们说,回忆是处理离别的情感的有力方式,可以促进升华大学生涯的价值;同时在整理最想带走的记忆的过程中,也可以帮助毕业生增加积极的情感,找到过去带给自己的力量和财富,从而帮助毕业生增加面对未来信心。

如果心灵也化身为一剂行囊

你最想要带走的大学记忆是什么?

在毕业学子的积极响应中,河海大学心理中心为学子们准备好了心灵行囊,打包这份闪闪发光的岁月,将每一份记忆分类整理,汇编成2020届河海毕业生集体记忆录电子版,用专属记忆回顾他的彼时初心。据说,河海心理中心将建设水滴记忆博物馆,为毕业生保留一份永久的河海青春记忆。

话不多说,和小编一起来看看,毕业生们最想带走的记忆吧。

 

在低谷的时刻有舍友相伴

要问我最想带走的记忆,那必定是陪伴四年的舍友。

大三的复习考试时光,很特别也很难忘,这个阶段的我脾气不好,容易把事情不好的一面放大,但是,很开心也很感激一路上都有朋友们的陪伴,放暑假留校复习,有小伙伴陪吃饭,考完试可以和朋友一起散步聊天,室友也一直都在包容我的各种较真,真的很庆幸自己可以在大学认识这么多好的朋友,虽然毕业了,但是友情没结束,希望我们都能在不同的地方闪闪发光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-------朱子涵

 

社团是我成长的缩影

最想带走社团的点点滴滴。

大一时稀里糊涂进了心协,大二留部,结果因为心协整改,原来的部门没有了,被分到一个陌生的部门当副部,还是我从来没接触过的新媒体。但是想来,大学最幸运的事情莫过于此了吧,在心协我认识了部门的另外两个部长,每天三人占领心理活动室上自习。到现在仍然能清楚地记得,大二上考大物,考几代,我们仨每天在活动室学习,累了就出去吃好吃的,江宁地铁旁有家肯德基,点菜点多了,我一个人吃鸡块吃的直打嗝,那时应该是我成绩的巅峰。我后来也很惊讶,从一个不那么外向的人,竟然带着部门的学弟学妹跑到外面玩桌游阿瓦隆。再后来,我时常怀念那段时光。等我离开江宁退役后,回去看了社团办的心嘉节,真的是越来越好了呢。很庆幸它见证了我的一段性格的养成,教会我合作、勇敢与努力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------小杨

 

青春,痛并快乐着的心情体验

我最想带走的记忆——失恋的治愈之路

想简单写点难忘的事情,可是发现每一件事都忘不了啊。

大一的时候跟初恋分手,颓废了好长时间。

但是时间是治愈的良药。我开始转向学习,痛并快乐着。青春时期的压力,用青春的稚气方式来进行宣泄。大三进了钢桥队,去加拿大参赛,出发前个晚上,一起去了网吧包夜,人生中第一次包夜应该纪念一下,第二天在飞机上,完全不知道飞机怎么起飞的。后来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,我们拿了亚军,虽然主要是靠大佬带飞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--------杨翘楚

 

 

一次次走出舒适圈,一次次自我成长

 

大学生涯带给我们最大的感悟就是原来我可以成为这样的人。

很多时候我都是不愿意去尝试的,因为害怕出丑,因为知道失败是最有可能的结局,而鼓起勇气去迈出第一步后,确实是在出丑。但是,如果不往前走,就永远不会抵达。我觉得,遗憾的滋味要比失败更酸涩、持久。当很多次出丑之后,我不再畏惧出丑;很多次失败之后,我不再畏惧失败。当我的脸皮和老茧足够厚时,我便不会害上冻疮,也才能感受到冬日里阳光的温情。

我想,成功有很多种,比如水到渠成,也比如意外之喜,就像是无心插柳柳成荫。我们所付出的每一份努力,都将在未来以另外一种形式回报给我们。所以,我们要勇敢地走出自己的舒适圈,在洞府闭关修炼终究不如外出历练成长得快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-------仇士鹏

 

 

欣赏你最真实的自己

我最想带走的记忆是自我的心灵成长过程。

纤细敏感的我,从小爱哭鼻子,同学们说“爱哭鬼”,老师们说“内向不爱笑”,长辈们说“闷葫芦胆子小”,长此以往,我仿佛真的变成了那个被贴上各种标签的自己:内向、胆小又自卑。

但是面对他人的不理解,以及自身阅历的有限性,我曾无比的茫然无措与自我指责,并且一直压抑自己的这些感受。

 

大学期间我参加了许多的比赛与活动,甚至将特长运用到我们的必修课当中,比如测量学实习中的工程制图,水文测验中的水位流量图的绘制等,在这个过程中,我发现自己具备一些别人所不具备的小小技能,这样的感觉让我很奇妙。慢慢地,我学会了与自己丰富的感情相处,不再试图赶走恐惧、悲伤、自卑或气愤这一类感情,而是正视并欢迎自己的每一种感受。

 

所以,回忆起来,大学里最大的收获是我不再与别人相比,不再追求别人的目标,而是鼓起勇气用爱去正视自己内心的强韧,我看到一个朴实无华的、充满力量的真相:我原本就很好——温柔、敏感又强韧!

 

——MXYZ

教会我如何与压力相处的老师

我最想带走的记忆是一位教会我如何与压力相处的老师——谢悦波教授。

他的名字从学长学姐那里听到过很多次,都说是一位十分严厉的老师,让我在上课之前就感到有些害怕。谢老师给我们上水文测验学,与其他老师有很大不同。他并不使用PPT,而是采用板书的方式教课,要求每人都做笔记,感觉回到了高中时期,但是上课的内容又非常充实,一节课下来感觉比上其他课程累很多。课下的作业也很多,而且老师结合实际对作业提出了很多要求,依据实际工作中的文件要求我们规范格式,写错一点都要划掉修改,还要签名。同时需要各种手动画图,有些时候甚至因为改图要擦擦写写十几次,熬夜写作业更是常态。考试的时候,谢老师完全不给我们划大纲,写范围,要求学过了就都要掌握,基础问题错了甚至要倒扣分。在学习时真的感觉到老师的严格,而且心中难免有几分抱怨,但是回过头来看又发现,这门课是我笔记最好的一门课,印象最深的一门课,掌握最好的一门课,老师的严要求也让我们有了良好的专业习惯和扎实的基础。当时不理解,但是现在真的很感谢他,严要求,才会有好的专业素养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------张丽娜

 

成熟,是可以辩证地看待你最初不喜欢的人

我最想带走的记忆是——与阿戴的爱恨情仇。

第一次注意到他的时候,我正坐在电脑面前,气得把键盘敲得噼里啪啦响。

那时候还是大一,濒临期末考试,大家都处于紧张的复习状态,学院突然要求各班开一次心理班会,具体内容由心理委员自行安排。可是,我刚在班群里询问开班会合适的时间地点时,阿戴就冒了出来,大唱反调,“这种班会有什么意思啊,浪费时间”。

不过,人总是会变的。比如,阅历与心境的成长可能会使心中的评价体系产生正反两极的突变;比如,当视野从管中窥豹拓展到纵览全局时,我们会不由自主地切换成另一种颜色与视角的目光。

对阿戴刮目相看,是在大二的时候。那一年,遇到了一位极其严厉的教授,考试实行倒扣分的评分方式,每年都能把不及格率控制在一半以上。今年得知她教我们年级时,班群里顿时哀鸿遍野。第一节课,她便用好几张幻灯片详细讲了她的各种扣分手段,颇有“新官上任三把火”的架势。只不过,这火过于猛,不仅烧得我们精神发蔫,浑身无力,也烧红了阿戴的怒意。课后,他晒出了一长串和老师的聊天记录,两人在师生的分寸与尺度的上限之下针锋相对,从考试谈到了教育最终还升华到了人生以及对社会的意义。虽然最后他还是败下阵来,但那一刻,他那如孤胆英雄般的气魄还是深深震撼到了我。

打破对一个人的成见,有时难如凿山,有时却只要一点星星之火。随着不断地相处,我也渐渐发现,他只是单纯的心直口快。“我就喜欢放纵不羁的生活,不然小心翼翼地活着太憋屈了。”在一次登山的时候,他这么跟我说。他就像是一把剑,不拘于形,不囿于意,只要没有触碰到底线,就让剑光倾泻,潇洒、恣意而明亮。相比之下,我自己则更像一棵路边的树吧,所以我对他便不由地产生敬意与好感。虽然生命的形态不可能与他达成一致,但有这样的一种生活去融入、组成并丰富我的生命,也是一种幸运。

不知何时起,我们便开始勾肩搭背,直至形影不离。硬要找一个标志性事件的话,应是在大三的末尾。那年我是年级团支书,负责审核学时。因为学校更新了审核要求,所以大部分同学的申请都不合格,被我驳回了。一时间,各个群里怨声载道。眼看着网络握紧了暴力的拳头,要向我挥来时,阿戴冒了出来——这让我突然想起了大一筹备班会的场景,不过这一次他站在了我这一边。他连发几条消息刷屏来为我辩护,好不容易才把我从风头浪尖上救了下来。事后,我问道,“你以前不是最讨厌这种东西的吗?”“那要看情况,大学的班会确实没劲,但学时关系到能不能毕业,是自己的事,自己首先就要对自己负责。”大恩不言谢,而从这以后,我们之间也再没说过谢谢——“我们的关系,没必要”,他说道。

遗憾的是,推免研究生的时候,他选择了保研外校。离校之时,我们不断地“劝己更尽一杯酒”,直喝得满脸通红。

那是我第一次喝酒,也是我第一次喝醉,为了一段火热的兄弟情,也为了一段青春里最珍贵的缘分。